心能到达的地方  
字体设置:
作 者 : 周振东 添加时间 : 2014-3-14 10:13:34

    撒哈拉的远,并没有挡住她的脚步!她终究还是抵达了这里。生命里至少要有两次冲动,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,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。她说,“我不能解释的,属于前事回忆的乡愁,就莫名其妙、毫无保留地,交给了那一片陌生的天地。”
    遇见,在彼此最好的年华里。任它山高水长,旅途孤绝,也挡不住前世今生的月光,更挡不住那颗一往直前的心。三毛,那个用来解释流浪的名字,一个生命里与生俱来住着自由的和浪漫精灵的女子,她把灵魂沉静安放在苍茫寂寥的沙海里,那份热切和虔诚最终得到了回归。
    《橄榄树》背后的故事,那首歌原名‘小毛驴’,意境宽广、深远悠长。她深情地回忆道:‘小毛驴’,其实是当时与荷西在撒哈拉沙漠探险时自己的一种真实生活状态,它记载着我们的一段爱情。今天要说的只是一个爱的故事,是一个有关三十岁就过世的一个男孩子,十三年来的爱情的经过,那个人就是三毛的先生。他的西班牙名字是Jose,三毛给他取了一个动听的中文名字“和曦”,可是他说,那个“曦”字实在太难写了,他学不会,所以就顺口喊成“荷西”了。
    认识荷西的时候,他不到十八岁,那时荷西高三,三毛大学三年级。在一个耶诞节的晚上,在朋友家里,我第一眼看见他时,触电了一般,心想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英俊的男孩子?如果有一天可以做为他的妻子,在虚荣心上,也该是一种满足了。书院里有一颗大树,那个手里总是捏着一顶法国帽而不戴上去的小男孩,总是站在树下等我。
    有一日,天已经很冷了,我们没有地方去,坐在地下车的出风口,他坐在我的旁边很认真的跟我说,“在等我六年,让我四年念大学,二年服兵役,六年以后我们可以结婚了,我一生的想望就是有一个很小的公寓,里面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太太,然后我去赚钱养活你,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梦想。”我听到他这个梦想的时候,突然有一股要流泪的感觉,我跟他说:“荷西,你才十八岁,我比你大很多,希望你不要再做这个梦了,从今天起,不要再来找我,如果你又站在那个树下的话,我也不会再见你,因为六年的时间实在太长了,我不知道我会去哪里,我也不会等你六年。你要听我的话,不可以来缠我,你来缠我的话,我是会怕的。”走在马德里皇宫的一个公园里,园里有个小坡,我跟他说:“我站在这里看你走,这是最后一次看你,你永远不要再回来了。”我站在那里看他,马德里是很少下雪的,但就在那个夜里,天下起了雪来。
    荷西在那片大草坡上跑着,一手挥着法国帽,仍然频频的回头,我站在那里看荷西渐渐的消失在黑茫茫的夜色与无际的雪花里。
    在我说要与荷西永别后的第六年,命运又将我带回到了他的身边。我在台湾,收到荷西的来信。“打开了信,信上写着:过了这么多年,也许你已经忘记了西班牙文,可是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,在我十八岁那个下雪的晚上,你告诉我,你不再见我了,你知道那个少年伏枕流了一夜的泪,想要自杀?这么多年来,你还记得我吗?我和你约的期限是六年。”半年以后,因感情上的一些波折,我离开台湾,回到了西班牙。
    马德里的一个下午,荷西邀请我到他的家去。到了他的房间,正是黄昏的时候,他说:你看墙上!我抬头一看,整面墙上都贴满了我发了黄的放大黑白照片,照片上,剪短发的我正印在百叶窗透过来的一道道的光纹下。看了一张张照片,我沉默了很久。他呆望着我,望了很久,我说:“你不是说六年吗?我现在站在你的面前了。”我突然忍不住哭了起来,还是不要好了,不要了。他忙问:“为什么?怎么不要?”新仇旧恨突然都涌了出来,“今天回来,心已经碎了。”他说:“碎的心,可以用胶水把它黏起来。”我说:“黏过后,还是有缝的。”
    他就把我的手拉向他的胸口说:“这边还有一颗,是黄金做的,把你那颗拿过来,我们交换一下吧!”
    感觉冥冥中都有安排,感谢上帝,给了我六年这么美好的生活。“在结婚以前我没有疯狂的恋爱过,但在我结婚的时候,却有这么大的信心,把我的手交在他的手里,后来我发觉我的决定是对的。”如果他继续活下去,我仍要说我对这个婚姻永远不后悔。所以我认为年龄、经济、国籍,甚至于学识都不是择偶的条件,固然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些条件当然都是重要的,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,还是彼此的品格和心灵,这才是我们所要讲求的所谓“门当户对”的东西。
    在我陪父母到欧洲旅游时,荷西来机场送行。上飞机前,我站在机肚那里看荷西,就在那时,他正在跳过一个花丛,希望能从那里,再看到我们,这是我们的永别。
    因为我明白了爱,而我的爱有多深,我的牵挂和不舍便有多长。前一阵子在深夜里与父母谈话,“如果我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的这条路,你们以前要想的明白,因为在我,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。”在许多个夜晚,许多次午夜梦回的时候,我躲在黑暗里,思念荷西几成疯狂,相思,像虫一样的慢慢啃着我的身体,直到我成为一个空茫茫的大洞。夜是那样的长,那么的黑,窗外的雨,是我心里的泪,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。我总是在想荷西,总是又在心头里自言自语:“感谢上天,今日活着的是我,痛苦的也是我。”在这彻心的苦,切肤的疼痛里,慢慢地煎熬。总有那么一天,在超越我们时空的地方,会有六张手臂,温柔平和的将我迎入永恒。
    最远的旅行,就是从身体到心的地方。 其实,无论近在咫尺,还是远在天涯,吸引和鼓舞我们去追寻的,从来都是爱和信念的力量。世上的文字,向来写泪容易,一触即发,飞快收效。但是想写喜剧,写出豁然达观、纵声发笑,却难如登天。因此处理感情,也不止哀伤这一种方式,有些爱,是藏在心底的,正如棉被里的棉线,深深地埋藏在棉被里。心能到达的地方,有些人,就能留得住,有些事,也能忘却得去。


本文共分为:第一页  


     
 
 
|网站地图|凌云邮箱|联系我们|
陕ICP备05005687号 Copyright © 2013 陕西凌云电器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总部地址:陕西省宝鸡市峪泉路1号
日本无码视频 日本视频一区在线播放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日本高清视2018色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