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的年味儿  
字体设置:
作 者 : 艾睿 添加时间 : 2016-2-4 10:09:44

    年关将至,我忽而想起了小时候呆过的那个村子——伙家塔,我在那里出生,且在那里度过了我整个童年,于我,是故乡。
     在伙家塔,每年这个时候,村子的空气里都弥漫着丝丝的年味儿。你看,磨道里忙着压糕面、推豆腐的婆婆媳妇们,一边忙着手里的活计,一边拉着家常,“年茶饭准备的咋样了”,“年货置办齐全了没”,“给娃娃们买了什么样式的新衣服”,“衣被都拆洗完了吧”,说着,笑着,手上的活计似乎都变得轻快起来了。
    村里的谁家又在杀猪,帮忙的老少爷们和看热闹的小孩挤了一堆,大人们等着猪肉过秤,想看看这猪究竟杀了多少斤,看看自己刚才估计的斤称对不对,小孩子则望眼欲穿的等着那个猪尿脬,等那猪尿脬里吹了气,一群孩子满村里踢足球似的踢着跑,开心的叫喊声夹杂在密集的锣鼓声中随风飘得好远好远……
     锣鼓声?是的,村小学的院子里秧歌队正在排练,绸红扇绿,锣鼓喧天,好不热闹。你瞧,那个跟在骑毛驴婆姨后面的媒婆儿,黑漆漆的眉毛,红艳艳的嘴唇,唇边还有个大黑痣,手里拿着个大烟袋,挤眉弄眼,俏的嘞。哈哈,他可不是个老太太,他是村里爱红火(红火:喜欢热闹的意思)的吴二爷。咱这支秧歌队十里八村都是出了名的。为啥?因为咱有一个好“伞头”啊。“伞头”姬老汉那可是能人,出口成章,“沿门子”(就是正月里秧歌队挨门挨户拜年)的时候,见啥编啥,随编随唱。
     伞头秧歌妙在即兴,贵在即兴,这种创作是在紧锣密鼓声中、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,场面非常热烈,气氛极度紧张,所以不是知识渊博,头脑灵活,反应敏捷的人,是成不了受欢迎的伞头的。你看姬老汉见主家门口的枣树下放个摩托车,张口就来“秧歌队来到了这家人,一看呐就是个好光景,门前载着两棵摇钱树,金马驹驮回个聚宝盆”。
    哎,这是谁家炸油馍馍的味道,香香甜甜的直往人鼻子里钻?循着香味过去一看,呵,王婆婆家老少齐上阵,王婆婆和媳妇、孙子们揪面团的,擀圆饼的,用顶针套窟窿眼的,各人一道工序,忙而不乱的制作着油馍馍。王爷爷负责把这戳好窟窿眼的油馍馍放油锅里炸,王婆婆的儿子则在老爷子的指挥下往灶里添着柴火。炸油馍馍的火候很重要,火大了容易焦,火小了又不上色,所以负责油锅的和负责添火的一定要配合好。瞧这刚出锅的油馍馍,色泽金黄略带红,咬一口,细腻柔软,甘甜可口,那真叫一个香!
    那匆匆走着的是谁?噢,刘家三嫂子,只见她提着装满丸子、酥鸡、油馍馍等年茶饭的篮子径直向“老先生”家走去。听村里的老辈人讲“老先生”原来是国民党的大官,解放后在监狱里呆了些年头儿,出来后就在村里住了下来,也不见有什么亲人,逢年过节的,大家都会送些吃食过去。
    嚯!那是谁家,院子里的地上摆的、晾衣服的绳子上挂的全是对联?吼吼,那是艾老师家,也就是我家,乡亲们正排着队让爸爸给写对联呢。农村人贴对联是一个门上一副,比如你家三口窑洞,加上院子大门上的就得四副,所以张家三副,李家四副的,再加上各家各户要贴在粮仓上的“五谷丰登”、贴在牲口棚上的“家畜兴旺”,可不得挂一院子嘛。年近了,近了,家家户户准备了丰盛的年茶饭,墙上贴上了时兴的年画,庭院早已洒扫干净,被褥拆洗一新,窗户纸必定是新糊上的,洁白的窗户纸上贴着栩栩如生的窗花,院子的大门上也已挑起了红灯笼,娃娃们穿上了新衣服,大人们也把最体面的衣服拿了出来,只等着年的到来。年近了,近了,故乡的年味儿也近了……  


本文共分为:第一页  


     
 
 
|网站地图|凌云邮箱|联系我们|
陕ICP备05005687号 Copyright © 2013 陕西凌云电器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总部地址:陕西省宝鸡市峪泉路1号
日本无码视频 日本视频一区在线播放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日本高清视2018色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