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西中  
字体设置:
作 者 : 技标档案处 梁媛 添加时间 : 2017-11-17 11:45:33

    早就听说我的西中要从洛南教育的花名册上抹去,总以为又是“狼来了”,不愿相信,直到最近看到网上如泣如诉的怀念性文字,我才知道什么叫残酷。虽说是滚滚长江东逝水,但谁能忍心看着自己曾经流汗流泪的故地被时代的浪花淘尽。
    我是跟着爸爸在西中校园里长大的,如今无法想象看着我长大的故园将不复存在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凄凉。毕竟,这个无论是作为家园还是校园的地方,处处都留着我成长的印记,处处洒满了我的回忆。
   一 家园
    遥想童年时的西中,那里曾经是我的乐园。还记得老宿办楼前的两个大花园,种着我最爱的向日葵,我经常抱着我的布娃娃跟小朋友坐在花园旁嬉戏玩耍。花园边上有一排排牵牛花和指甲花,我喜欢在花旁吹泡泡。花园两旁各有一颗雪松,当时不算高,但也郁郁葱葱。如今已成为学校风水的雪松,将成为谁的风景。
    最爱宿办楼东边那一排排核桃树,随便挑上两颗,绑上皮筋,就可以跳了,即使没有小伙伴的参与,我也可以玩一下午。只是不知从此以后谁家的孩童替我陪伴那曾经的核桃树。
    最东边的操场,是我们的游乐场。小朋友们常常聚在这里做游戏。每逢正月十五,我们还会拉着各自的灯笼车在这里汇合,五颜六色的灯笼聚集在一起,点亮了整个操场,那场面好壮观。爸爸就是在这里教会我骑自行车。
    宿办楼后的会议室,我经常溜进去写作业。会议室西边的房子曾是我的家。初中之前的记忆都在这里。
    学校后坡是我的另一片天地,拿着一本书就可以坐那读很久,等吃饭的时间爸妈会来这里叫我。那时候的西中让我的童年过得怡然自得,无忧无虑。
    后来,那个老会议室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校舍。后坡也没了,换成了宿舍楼。我的家也几经转辗,从最初岌岌可危的砖瓦房,终于换成了像样的楼房,期间还因为没地方住,在电教室支过床,甚至在物理实验室凑合过数月。
    如今苦尽甘来,旧貌换新颜,但陪伴我成长地方却将易主,我不知道是该吟唱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还是该朗诵“淮水东边旧时月,夜深还过女墙来”。
    二 校园
    西中也是我的校园。从初中到高中,从豆蔻年华到花季雨季,这里有我满满的回忆,不信你问宿办楼前那两棵雪松,你问操场边上那棵永远茂盛的无名大树,你问操场,你问球台。
    初中时的班主任是袁志锋老师,刚一入学他就选我为英语课代表,或许因为这个原因,我才对英语情有独钟,以至于从此跟英语有了不解之缘。从初中教到高中的英语老师是杨巧云,每节课都要把上节课所学语法一一提问,爱第一个回答问题的我,因此语法都记得很牢。卷子最多的物理老师,即使我经常拿着卷子去她家请教,她也从来不厌其烦。严厉的政治老师李颖宏,因为是政教主任,同学们都特别怕他。他微胖,我们就暗中叫他“胖子”,自习课上只听一声“胖子来了”,整个教室瞬间就鸦雀无声。
    特别要说的是初中教语文的牛东院老师。深度眼镜下藏着一双爱笑的眼睛,是那么的和蔼可亲。他喜欢把书藏在褪了色的蓝色夹克里,等上课用时再掏出来。他很幽默,讲课也生动有趣。我记得初一时广播电视台的叔叔对牛老师的课做专访,牛老师上的是鲁迅先生的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,牛老师点我背了全文最精华的那段,我竟没有半点卡壳,尽管全程对着摄像头。
    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雷锋故事演讲会上,站在台上很不自信的我,看到台下站着的牛老师正冲我微笑,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可以的,就在那一刻我什么都不想,顺利完成了演讲。
    谁的青春不迷茫,尤记得牛老师在赠我书上写下的话“心头没有愿望,就如同地上没有空气”,只言片语,点亮了我人生的路。 还有不得不提的高三教语文的吴军锋老师。虽只教了我们一年,但却对他有种相见恨晚。喜欢他的课,很有思路,容易引人入胜。他很敬业,有次下了晚自习,找他辅导,他可能太困了,摘掉眼镜,揉了揉眼睛,继续给我讲解着,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镜上沾满了粉笔末,他大概很少有时间擦它。只可惜这样一位老师,如今早已与我们诀别了。他得的是肝癌。大一去医院看他时,内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,后来每见他一次,内心就越发悲凉,因为他的脸变得越来越黑,直到我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    所有曾经教过我的老师,都是值得我用一生去感谢的。道不完,也说不完,我无法用我笨拙的文笔来一一描述。
    难忘朝夕相伴的同学们,记忆中全是他们可爱的模样,还记得善解人意的婷,经常一起谈心的阳子,以及那个爱哭的你,我,她,我们闹过的小别扭,送过的贺卡。高中时老让我从家里给他们偷烟的刘同学和王同学,从西安考试回来给我买过衣服的敏荣,经常一起聊音乐的倩,还有我们圣诞晚会上一起唱过的歌……曾经课堂上朗朗的读书声,课间一起跳过的大绳,丢过的沙包,踢过的毽子,说过的悄悄话,交换过的日记本你们还记得吗?操场打过的兵乓球,跑过的步你们还记得吗?后坡上捕过的凤蝶,背过的课文你们还记得吗?约定的三十年后的聚会,你们还记得吗?可是,三十年后我们将去哪里聚会呀?
    西中见证了我的成长,我见证着它的过去与现在。遗憾的是它没有了未来。
    我们的西中将要离我们而去。但岁月却早已在这里留下苍老的足迹,将故事全部化解于那站在岁月彼岸张望青春的眼神。
    觅一隅静谧,把记忆安放,我相信,它会永远铭记在西中人的梦里、心里!


本文共分为:第一页  


     
 
 
|网站地图|凌云邮箱|联系我们|
陕ICP备05005687号 Copyright © 2013 陕西凌云电器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总部地址:陕西省宝鸡市峪泉路1号
日本无码视频 日本视频一区在线播放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日本高清视2018色视频